7月16日,21位中國科學家和1位在中國工作的英國學者聯名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發表題為《關于SARS-CoV-2起源——盲眼鐘表匠的論證》的觀點文章,運用經典進化理論,有力論證了為何新冠病毒只可能來源于自然,而不可能由人為制造。

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在人群中具有極高的適應性,因此勢必經歷了更廣泛的從動物宿主向人類宿主的適應性轉變。根據“盲眼鐘表匠”的論點,該適應性轉變僅可能在當前疫情開始之前,并在一步步自然選擇的驅動下才會發生?;谶@一理論,新冠病毒不可能在大城市的海鮮市場里進化出來,更不可能產生于實驗室。

適應性轉變是一種復雜的適應性進化,“盲眼鐘表匠”理論認為,進化是一步步逐漸進行的,每一步都會從一堆隨機的“修修補補”突變中保留下一些對生物體來說微小、但可以提高適應度的改變,聚沙成塔。

對此,論文第一作者兼通訊作者、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吳仲義做了進一步解釋。他說:“新冠病毒作為一種‘完美’的病毒,必然是自然演化的產物。因為哪怕是最頂尖的人類科學家,也無法‘制造’一個完美適應人群的病毒?!?/p>

吳仲義還表示,目前已有的大量研究工作也從側面證明了這一點:小鼠原本不能感染新冠病毒,但科學家用人工選擇的方法找到了能夠感染小鼠的新冠毒株。即便如此,這些人為篩選的毒株也無法在小鼠種群中引發如此大規模的疫情。

吳仲義說:“因此我們推論,在新冠疫情暴發前,相關病毒已經在野生動物和人群中經歷了反復的互相感染,并在這個過程中逐步積累了適應人體的突變。在入侵人群的過程中,病毒屢敗屢戰,直到演化成今天這種極其適應人群傳播的狀態?!?/p>

而且,與普通感冒相關的人類冠狀病毒的進化史也佐證了這一觀點。這些冠狀病毒在全球傳播之前已經在人類和野生動物之間相互感染與傳播了數百年。

此外,吳仲義團隊還提出了新冠病毒的漸進式演化模型。在此模型中,病毒的PL0(原發地)應當人跡稀少,是動物宿主的棲息地,病毒得以在此處與其動物宿主展開競賽。隨后,病毒偶然擴散到了沒有群體免疫的人群中間。第一個疫情暴發地(即PL1)與PL0必然有所不同,原因是PL1里的人群對此種病毒沒有免疫力,說明人群事先并沒有接觸過這種病毒。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以及艾滋病的流行,都支持這一推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