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又到暑期家庭出游高峰,選擇自駕游的家庭對于兒童安全座椅卻是“想說愛你不容易”。今年6月1日起,兒童安全座椅使用納入《未成年人保護法》并正式實施。但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兒童安全座椅使用率仍然不高。為何兒童安全座椅“叫好難叫座”?這個問題值得產業反思。

兒童安全座椅入法 奈何“入座率”不高

□記者 李志勇 北京報道

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已于近期開始施行,該法將兒童安全座椅的相關規定納入其中,要求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采取配備兒童安全座椅、教育未成年人遵守交通規則等措施”,這也是兒童安全座椅使用首次納入全國性立法。但與此同時,很多家庭對于安裝兒童安全座椅重要性的認識嚴重不足,兒童安全座椅安裝比例比較低,這也給兒童的安全乘車和出行帶來了隱患,因此亟須推進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落實到位,使兒童安全座椅在入法之后,更要很好地“入座”。

隨著小汽車快速進入千家萬戶,兒童乘車出行頻率日益增加,兒童的乘車安全也成為日益突出的問題。據公安部統計,截至2021年6月,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3.84億輛,機動車駕駛人4.69億人。在我國第七次人口普查中,我國0至14歲年齡段人口總數超過2.5億人。據統計,我國14歲以下兒童的第一死因是交通事故。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在小轎車發生碰撞時,兒童安全座椅能夠使嬰兒的死亡率降低71%,使幼兒的死亡率降低54%,4歲至7歲兒童致命傷害的可能性降低59%。

《中國兒童道路交通安全藍皮書2018》數據顯示,發生車禍時,汽車內未安裝兒童安全座椅情況下兒童交通事故的死亡率是安裝了兒童安全座椅的8倍。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2018年道路安全全球現狀報告》顯示,在歐美國家,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已達90%以上。但是數據顯示,我國兒童安全座椅后排使用率僅為27%,很多家長仍習慣于抱著孩子坐在后排或者直接給孩子使用成人安全帶。

盡管近年來,上海、山東、深圳等地已經將強制使用兒童安全座椅寫進地方性法規,但更多地方對此并無明確規定,我國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仍然很低。

實驗表明,當汽車以每小時48公里的速度行駛時,碰撞會使7公斤的幼兒產生275公斤向前沖擊的力量,孩子會像子彈一樣飛出去,對此成年人根本無法進行控制。而車用安全帶是按照成年人的身高體型設計的,并不適合兒童,一旦發生事故,車用安全帶反而會勒傷兒童的胸部和頸部,嚴重時會導致兒童瞬間窒息死亡。

同時,車輛發生碰撞的瞬間,兒童受傷的部位可能是頭部、頸部等比較脆弱的部位;而如果使用兒童安全座椅,則可以很好地將沖擊力分散到兒童的腰部、腿部等能夠承受很大沖擊力的部位。因此,在一些家長看來“可有可無”的兒童安全座椅,其實是兒童乘車出行的最大安全保障。

但是,兒童安全座椅在我國的普及率并不高。分析原因,從家長角度看,有人存在僥幸心理,認為交通事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從法律約束角度看,目前在很多城市,即便沒有給孩子使用兒童安全座椅也不會受到處罰;從產品設計角度看,目前市面上的兒童安全座椅大多較為笨重,安裝之后過于占用后排空間,加上部分孩子不愿意使用,致使有些家庭要么不購置兒童安全座椅,要么購置了兒童安全座椅而閑置不用。

業內專家表示,將兒童安全座椅納入國家立法中,讓兒童安全座椅成為一種標配,體現了國家對兒童出行安全的重視,此舉不僅能夠提高家長的安全意識,也為執法檢查提供了法律基礎。

據統計,目前全球已經有9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臺了強制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法律法規。而在此次兒童安全座椅使用規定被寫入《未成年人保護法》之前,國內已經有上海、深圳、杭州、南京等城市,以及山東、福建等省份對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作出相關規定。

上海從2014年開始施行的《上海市未成年人保護條例》規定,攜帶未滿4周歲的未成年人乘坐家庭乘用車,應當配備并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2017年開始施行的《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條例》再次重申了駕駛家庭乘用車攜帶未滿4周歲的未成年人時,應配備并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規定。深圳2015年出臺規定,4周歲以下兒童乘坐小型、微型非營運載客汽車,應當使用符合國家標準的兒童安全座椅。杭州規定4周歲以下或者身高低于1米的兒童乘坐小型轎車時,應當配備并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

與此同時,山東省2014年規定,未滿4周歲的未成年人乘坐家庭乘用車,應當配備并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福建省近日則對兒童安全座椅進行了專門立法,除了明確父母等監護人或者其他成年親友攜帶不滿4周歲兒童駕駛或者乘坐小型、微型載客汽車,應當在車輛后排規范使用兒童安全座椅外,還要求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將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納入機動車駕駛證考試內容,加強宣傳和檢查。

不過,盡管不少地方針對使用兒童安全座椅出臺了規定,但很多并未明確對未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處罰標準和具體措施。因此,有關方面應該將兒童安全座椅納入重點檢查事項。其次,加強宣傳教育,通過宣傳相關法律法規,講解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對于兒童乘車安全的重要性等,促使家長切實增強交通安全意識,自覺讓兒童使用安全座椅。

業內人士指出,從安全帶的出現到普及,一些發達國家花了十幾年的時間。如今,我國若要提升對兒童乘車安全的重視程度,不僅需要法律的保駕護航,也需要加大宣傳力度,同時離不開相關企業及全社會的共同參與。

安全座椅不舒適 孩子“不買賬”

□記者 戴威 何曦悅 合肥報道

“幾千塊錢買的東西,沒用兩次就放家里‘吃灰’了?!闭勂饍和踩?,安徽省蕪湖市市民鄭先生有些委屈,高價買來的兒童安全座椅,孩子卻“不買賬”,原因是桶形的座椅結構讓孩子感到壓抑,無法帶來舒適的體驗。

這種情況并非個例?!督洕鷧⒖紙蟆酚浾哒{查發現,目前市面售賣的不少兒童安全座椅存在乘坐時束縛感強、占用空間、收納不方便等諸多問題,嚴重影響了兒童安全座椅的推廣使用。

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于今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明確提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采取配備兒童安全座椅、教育未成年人遵守交通規則等措施”,防止未成年人受到交通事故的傷害。

“兒童安全座椅使用被首次寫進全國性立法,彰顯了國家對兒童乘車安全問題的重視,將極大促進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從而降低兒童道路事故傷亡?!敝袊婢吆蛬胪闷穮f會會長梁梅表示,這僅是一個原則性的規定,未來還需配套措施及時跟進、多部門通力合作。

實際上,兒童安全座椅使用規定并非首次出現在法規中。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介紹,此前不少地方法規都明確規定,4周歲或12周歲以下的孩子乘車必須安裝兒童安全座椅,但現實中還是有不少家長因為嫌麻煩、抱有僥幸心理,并沒有給孩子安裝兒童安全座椅。

“大人抱著就可以不用兒童安全座椅了”,這種理念在不少家長的心中根深蒂固。但實驗數據表明,一輛時速50公里的汽車在發生碰撞時,一個體重10公斤的孩子會瞬間產生約300公斤的沖擊力,在這種情況下大人根本抱不住孩子,而且孩子會成為大人撞向前方物體的“緩沖墊”。相關數據和測試顯示,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能夠顯著降低后排兒童在碰撞發生時的傷亡率。

而《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盡管一些家長已經對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重要性有所了解,但兒童安全座椅的規范使用與普及仍面臨以下三大難題:

——選購困難,質量難保。

兒童安全座椅的種類、品牌、價格差異懸殊,如何進行選擇成為家長“進階”路上的一道坎兒。

梁梅介紹,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此前曾多次組織對市場上銷售的汽車兒童安全座椅進行摸底調查,依據國家標準對產品進行動態碰撞測試和檢測。結果表明,一些產品存在頭部移位超標、部件斷裂、鎖止裝置失效、警示和說明缺失或有誤等問題。

“目前市場上一些便宜的兒童安全座椅,僅由簡單的吹塑結構打造,一旦發生事故不僅不能有效保護小朋友,甚至會給小朋友帶來二次傷害?!鼻蓛阂酥袊邢薰究偨浝碚略秸f。

——不夠舒適,兒童排斥。

相較于普通座椅,兒童安全座椅更像是一個半包裹結構的大沙發,孩子的背部、臀部等部位緊貼座椅內部,容易感到悶熱。此外,如果座椅位置擺放不合理,還會使孩子感到坐姿不適。

不少家長反映,孩子坐進兒童安全座椅里后經常會哭鬧不止,所以只能選擇棄而不用。在一些二手商品平臺上,有不少轉賣幾乎全新兒童安全座椅的用戶,理由都是“寶寶不喜歡坐”。

——公共出行場景難以普及。

對于選擇公交車、出租車或網約車出行的家長來說,兒童安全座椅總是“一椅難求”。

據了解,河北邯鄲、江蘇鎮江等地曾在部分公交線路上安裝兒童安全座椅,但始終未全面普及。出租車、網約車等公共交通工具更是難尋兒童安全座椅的蹤跡,僅有極少數平臺在個別城市推出“寶貝專車”等服務。

“隨著立法推動社會重視程度的提升,未來幾年,規范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社會意識會逐漸普及?!闭略秸f,相信未來不僅私家車出行場景中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會大幅提升,在公交車、出租車等公共交通出行場景中,兒童安全座椅也將成為“標配”。

面對困擾不少家長的兒童安全座椅選購難題,業內專家從多方面給出了建議。

陳音江表示,選購兒童安全座椅時,首先要查看是否有3C認證,并根據孩子的體重和年齡做出選擇,還需要考慮安全扣是否牢固、塑料件是否光滑、布料是否透氣等等。

梁梅提示,我國《機動車兒童乘員用約束系統》國家強制性標準,按照適用兒童的質量將汽車安全座椅分為五個質量組,例如0組兒童約束系統用于體重小于10公斤的兒童,0+組的用于體重小于13公斤的兒童等。目前市場上有許多跨組別的產品,消費者可以結合寶寶出行需求和經濟能力進行選擇。

需要注意的是,相較于國外的分齡分段,部分國內家長喜歡選擇性價比高的0-12周歲全齡段兒童安全座椅。章越提示,由于孩子不同年齡段身高體型差異很大,座椅很難兼顧在各年齡段都起到有效作用,因此應至少分為兩個年齡段進行兒童安全座椅的購買,例如,可購買0-4周歲、3-12周歲兩種組別產品,大一點的孩子則可以使用簡單的增高坐墊。對于兩周歲以下的孩子,兒童安全座椅一定要保證反向安裝使用。

此外,梁梅建議,在購買兒童安全座椅之前,最好讓孩子親自體驗乘坐,以保證購買到真正適合孩子的兒童安全座椅。

安全座椅成標配 標準“操作”在路上

□記者 黃凱瑩 南寧報道

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是保護兒童乘車安全的重要措施。然而,《經濟參考報》記者多方調查發現,在入法的背景下,兒童安全座椅使用率仍有待提高,很多家長雖然已經認識到其重要性,但依然是知易行難。業內專家指出,通過提升社會認知度和完善相關法律法規,推動兒童安全座椅的社會普及度。

操作一:提前適應

“坐上就哭鬧!”提起兒童安全座椅,廣西南寧市民劉丹說出了許多家長的煩惱。她的孩子今年3歲,剛上幼兒園?!鞍嗌贤瑢W家里開小車的幾乎都配了兒童安全座椅,但能乖乖坐好的沒有幾個?!?/p>

記者在多個網購平臺上發現,當前兒童安全座椅品牌、款式眾多,價格從200元至數千元不等,在某電商平臺的搜索數據顯示中,400元到1000元價格區間的選擇者超過50%。

劉丹為孩子配備的兒童安全座椅是某國產品牌的千元熱銷款?!盎松锨K錢買到了兒童安全座椅,但孩子的出行安全保障還是沒有買到?!眲⒌ふf,她嘗試了很多方法孩子還是不接受,只能轉向一種聲稱能夠保障行車安全的“網紅”產品——安裝在汽車前排兩個座椅中間的網兜,用于隔離后排可能影響駕駛的“熊孩子”。

廣西壯族自治區婦幼保健院臨床心理科醫生李珊珊建議,越早開始使用兒童安全座椅,孩子越容易適應。購買兒童安全座椅后可以先將其放在家里,當作玩具讓孩子逐漸接受。此外,家長要耐心分析孩子坐上兒童安全座椅后哭鬧的原因,有的孩子由于內耳前庭發育較敏感出現暈車癥狀,有的則是由于兒童安全座椅乘坐不適、車內氣味不佳、溫度過高或過低、身體不適等原因而哭鬧。她建議,在行車過程中碰到孩子哭鬧無法安撫等情況時,應視情況停車調整,“接納孩子的情緒,并堅持安全的原則?!?/p>

操作二:正確使用

7月6日,郭啟鳴緊緊握著嬰兒提籃,與妻子一同走出醫院駕車回家。提籃被安裝在汽車后排充當兒童安全座椅,他們剛出生3天的孩子在提籃里一路安睡。

這對新手父母的做法得到了廣西壯族自治區婦幼保健院產三科護士長秦雯文的點贊:“我們很多醫護人員都會提醒家長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特別是一些初產婦家庭對懷抱新生兒的方法不熟悉?!?/p>

“新生兒用提籃,滿月后體重達標要使用反向安裝的兒童安全座椅,1歲左右達到一定體重就需要將座椅調到正向安裝?!惫鶈ⅧQ說,他在妻子懷孕時便在網上自學了一系列兒童安全座椅知識,發現“買得對”并不容易。

南寧市一家母嬰用品店導購告訴記者,不同年齡段、不同體重適用的兒童安全座椅各不相同,“想要一個座椅從小用到大,不太現實”。然而,市面上也有9個月至12周歲的大跨度使用時限安全座椅,一般通過增減坐墊來調整兒童安全座椅的厚度,以適應兒童身高變化,但在舒適度與安全性方面都會受到一定影響。有業內人士認為,消費者對于兼顧安全與舒適的需求,催生了兒童安全座椅品類的增多,消費者在選購時充分了解功能與適用性很有必要。

“兒童安全座椅使用不當也難以保障安全,只能當作心理安慰?!睆V西壯族自治區婦幼保健院小兒骨科副主任邱汝彪說,在日常診療中,因不規范安裝兒童安全座椅而導致傷害兒童的情況時有出現,最常見的是將兒童安全座椅安裝在副駕駛位。交通事故發生時副駕駛位置較易發生碰撞,碰撞時若安全氣囊彈出,巨大的沖擊力會給孩子造成嚴重傷害。

邱汝彪建議,兒童安全座椅放在后排、駕駛員后面的位置相對安全?!拔覀冇龅竭^一些幸運的孩子,車禍發生后汽車毀損嚴重,而孩子僅僅擦破了一點皮,這些孩子都正確地使用了安全座椅?!?/p>

操作三:明晰責任

“老大8歲,老二4歲,都要使用兒童安全座椅?!蹦蠈幨忻襦嵓析┱f,雖然現在也能買到占用空間較小的輕便款兒童安全座椅,五座車后排能安裝3個,但兒童坐在后排還是需要有成年人照看陪伴。

業內人士建議,多孩家庭在選購家庭用車時應將兒童安全座椅的安裝考慮在內。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南寧市鳳嶺兒童公園停車場觀察到,部分帶兩孩出行的家庭,車內僅配有一個兒童安全座椅,“放置兩個座椅后排就沒法再坐人了”,一些家長告訴記者。另外,還有年輕家長駕駛時下流行的兩座新能源車出行,而12周歲以下孩子就直接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像成年人一樣使用安全帶。

對此,廣西同望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顏燦認為,新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中并未對不使用兒童安全座椅的責任及處罰等事項予以明確,目前對于兒童安全座椅的使用,大多重在宣傳和法律引導,“進一步明確責任及處罰或能推動兒童安全座椅使用率的增加”。

南寧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七大隊民警韓朕介紹,汽車出行要使用兒童安全座椅一直是交警部門開展交通安全教育的一項內容,入法后需要進一步加大宣傳教育力度、推動更大范圍使用,切實保障未成年人交通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