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6日電 (任靖)最近,有關大學生就業的“反差新聞”不少。中傳碩士畢業賣房、人大武大畢業生去卷煙廠,越來越多的高學歷畢業生進入傳統意義上的低門檻行業,不免引發輿論熱議。

到底是就業市場水漲船高,還是學歷真的在貶值?在就業機會和就業選擇更為多元的當下,應該如何正確認識大學生們邁入社會的“第一步”?

資料圖:2021屆某高校本科生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泱波 攝

資料圖:2021屆某高校本科生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泱波 攝

卷煙工、賣房人……

高知大學生就業讓你大跌眼鏡?

又是一年畢業季。

當900多萬畢業生涌入就業市場,人才競爭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走出“象牙塔”,這些初入社會的年輕人中,相當一部分選擇步入學非所用的行業,先就業再擇業。

而一些另辟蹊徑開啟自己的職業生涯的大學生,竟引來輿論的爭議。于是,名校畢業生去卷煙廠流水線,高學歷畢業生去當房產中介就成為這個畢業季里的熱新聞。

95后的姚沁文是中國傳媒大學一名碩士畢業生,此前,她為完成畢業論文研究,在一家房產中介門店實習。

沒想到干了3個月,她竟真被這個職業吸引。畢業后,這位學了多年新聞專業的女孩開著電動車,騎上了房產中介的職業之路。

“中傳95后碩士畢業去賣房”一度登上網絡熱搜榜,高學歷大學生去賣房引發人們對于“學歷貶值”的爭論。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河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2021年度大學生招聘擬錄用人員公示》引發網友熱議。

《公示》中,“一線生產操作崗位”擬錄用人員的畢業學校里,有中國人民大學、武漢大學、鄭州大學、河海大學等985、211名校,碩士研究生也為數不少。

于是,“人大武大畢業卷香煙”也成了網絡熱搜話題,網友驚呼:“學歷真的貶值了?!”

資料圖:某招聘會現場

資料圖:某招聘會現場 中新網王登峰 攝

就業市場水漲船高,還是學歷真的在貶值?

“人大畢業去卷煙”、“中傳碩士去賣房”、“雙語碩士辭職當保姆”……此類新聞不斷涌現的背后,是越來越多的高學歷人才涌入傳統意義上的低門檻行業的現狀。

針對卷煙廠招聘名校生的爭議,河南中煙人力資源部相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我們河南中煙招聘員工要求是本科及以上學歷,有名校畢業生或研究生都是很正常的?!?/p>

而高學歷人才進入房產中介行業其實已不是新鮮話題。

某房產APP。截圖

某房產APP。截圖

一款房產中介的APP特意將“雙一流高?!弊鳛橛脩魴z索、尋找房產經紀人的標簽之一。APP在每個房產經紀人的頭像下面注明其畢業高校,可以看到,他們中不乏名校畢業生。

據一家中介機構發布的《2021大學生房產經紀人職業調研報告》,大學生房產經紀人規模持續擴大。過去3年中,大學生經紀人數量增長超5成,在北京和上海,擁有本科學歷的大學生經紀人占比超6成。

圖為網友評論

圖為網友評論

面對這樣的狀況,不少網友表示:“浪費資源”、“到了這個學術階段做這份工作有些可惜”,但也有網友表示無奈,“碩士不值錢了”、“博士去賣房都不新鮮”。

在分析看來,隨著高校招生規模的擴大,尤其是研究生招生規模的擴大,用人單位的用人要求也會“水漲船高”。就業競爭之下,一些以前以高職高專畢業生為主的崗位,可能都變為招聘本科生,甚至研究生。

資料圖:青海省官方組織的2021年招聘會現場。孫睿 攝

資料圖:青海省官方組織的2021年招聘會現場。孫睿 攝

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社會如何平常心看待多元就業?

有評論稱,對于個體來說,任何一種職業選擇本身是無可厚非的,外界不必有過多的道德判斷。不過,當一類職業選擇現象引發輿論的廣泛關注、明顯不符合既有的職業判斷時,不應當被忽略。這樣的人才市場究竟因何形成以及應當如何優化,是應當深入思考的。

面對輿論關于“學歷貶值”的爭議,21 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表示,學歷貶值與否,還要看高學歷人才進入傳統崗位后的作為與貢獻。

“如果高學歷人才的涌入推動了用人單位的整體水平和競爭能力的提高,那學歷就發揮出了應有的價值?!?/p>

熊丙奇說,如果高學歷人才到傳統低學歷崗位上,工作內容的內涵和實質沒有發生變化,不能為單位帶來切實的進步,那學歷確實是貶值了。

但是就業選擇本身就是多元的,在被問及如何看待中傳碩士畢業去賣房時,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無論是選擇賣房還是做與專業相關的工作,其實都是個人的選擇?!?/p>

此前,受到媒體聚焦的北大畢業賣豬肉的陸步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透露,“我們公司招了大學生、研究生賣豬肉,他們從一線崗位上成長起來支撐起公司的快速發展,這也是我們為這個行業做出的創新改變。

在專家看來,學歷和專業應該是個人求職和實現自我價值的工具而非束縛。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各行各業的新進員工,都將有大學文憑。如果高文憑人員能夠推動其所進入的行業服務水平提升,那對于行業和個人來說都是有價值的。

熊丙奇認為,與其關注高學歷是否貶值,不如多關注高等學校的人才培養質量問題。高等教育發展和社會、經濟發展的良性互動,應該以人才培養質量為紐帶,高素質的人才到各行各業,做出創新性貢獻,會整體推動產業升級換代,也給今后的大學畢業生創造更多的崗位需求。(完)